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租客网联手优联互通,切实为千万商家谋福利

租客网在基本完成以住房租赁引流租客用户后,步步切入,又为千万租客用户打造了“生活服务”平台,形成租客+商家互相吸引的良性循环,平台建立后,为了吸引商家入驻,租客网与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打造「易推」宣传推广平台,从结构赋能、资源赋能、数据赋能三方面服务入驻商家及千万企业。结构赋能。在租客网2019年上半年进行的数据统计报告中,显示租客网用户的新媒体从业者占所有用户的30%左右,租客网管理层便萌生了“为租客、入驻商家双向赋能”的念头。在实地考察市场的过程中,预见了互联网+服务领域的赋能型平台可创造的价值,与致力于互联网运营的专业化、信息化的优联互通科技公司强强联手,共同为媒体人及商家企业量身定制赋能型创业孵化平台。为中小微实体商家、企业提供知识产权、品牌设计、开发建站、营销策划、投资咨询、技术开发等专业服务,共创媒体人价值,利用平台已开发的流量,激发租客网商家、用户的参与意愿。资源赋能。「易推」平台设计了合理的匹配机制,一方面利用租客百科功能聚集行业咨询,利用资源和能力对服务商进行专业化管理和针对性培训,另一方面规范双方流程,所有发布任务者及接受任务者都需上传营业执照、确认函、身份证等认证信息,保证用户素质及能力,确保上方交易信息真实可靠,单靠用户道德感的自我约束很容易出现骗稿、骗佣金、刷单等不良行为出现。「易推」在管理秩序方面,与其他创意交易平台不同,促进彼此互动和资源整合的同时,积极加强管控,提升双方平台体验,拒绝鱼龙混杂的人群和乌烟瘴气的平台,为各方共创价值。数据赋能。随着平台逐步完善,吸引的媒体人和用户数量也在不断上升,为保证源源不断的发单用户,延长平台生命周期,打造「易推」海量数据,不断挖掘有需求的商家。租客网通过对租客惠入驻商家发放「易推券」,可在易推平台使用「易推券」发布任务,获取最优质的匹配机制,将任务推送给好评率高、性价比高、专业经验多的新媒体公司,帮助更快成交,达到推广有力度、宣传有深度的高效服务。

2020年11月23日 10:40

堪称世界上最危险运动 大学生翼装飞行失联

2019年9月4日,一位美国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当日2019年第八届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新华社发南都讯记者汪雅云近日,一名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时偏离飞行路线而失踪,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南都记者就这项运动采访了国内最早进入超极限运动的专业体育营销公司方泽体育创办人李良东,他从专业角度解析了翼装飞行为何堪称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翼装飞行由于其特殊的高风险,全世界参与者数量都不多,应该说是极小众的项目。国内翼装飞行参与者非常有限,开展时间也不到十年,除开少数飞行次数与时间很长的以外,应该说普遍水平与国际高水平之间存在差距。”李良东告诉记者,这项运动频频发生事故还是跟运动本身的特殊性有关。“作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超极限项目主要和两点有关:一是飞行速度快,这是人类自身运行速度最快的移动过程,对于高速(160-220公里每小时)状态下任何细微的判断失误和调整失态(不到位或过度)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二是起跳方式和飞行环境,作为高空跳伞在平原环境相对来说难度是较小的,但是很多选择悬崖高点的定点起跳(basejump,又称背死跳)和山地环境飞行会让难度几何倍数增加,我们从2011年接触翼装2012年参与组织首届翼装飞行世锦赛以来,所掌握事故情况基本都是山地环境中发生的。”李良东说。发生事故的张家界天门山,是国内外极限运动界久负盛名的场地,方泽体育此前也曾多次在此举办翼装、速降、漂移、山地跑酷等项目比赛。“天门山地区山势起伏落差大、山地气象条件变化大且迅速的基本情况是不会变的,所以每一次组织活动,都需要有足够的敬畏心、足够科学严谨的态度去进行线路勘察、起跳点备跳点、第一二甚至三着陆点的选择、推敲和斟酌全部细节,并且坚持安全第一性的原则。”李良东说,“即便这样,我们依然要知道自己在进行的是世界上最危险最极限的项目,事故随时可能发生。”谈到这次女大学生失踪事件,失踪者没有佩戴任何带GPS定位功能的电子产品,也使得搜救工作难度较大,对此李良东认为即便她佩戴了GPS,在山区里定位系统的信号很容易受到干扰,定位也未必准确,但通常来说,大多从事翼装飞行运动的人都还是会配备GPS,这位女大学生却没戴在身上,如果搞清楚是因何原因没戴,也许会有助于判断出现状况的起因。最后李良东也表示:“对于这次张家界发生的事件,我们确实已经了解到多方信息,但这些信息尚未确认前是不适宜做任何分析的。我们也看到有些媒体信源是‘旁观者’和‘’朋友’,对此我们建议大家首先应该将重心放在找人和安抚家属上,对于未经深入判断确认的信息不宜轻易推断。”

2020年05月17日 23:45

快递“最后一公里”三国杀,丰巢为何此时举起镰刀?

本篇文章3322字,读完约9分钟丰巢成为过街老鼠,不仅用户群起而攻之,连业主委员会也加入声讨。让用户免费使用了5年的丰巢,为何突然选择此时向用户收费?直接起因源于丰巢4月30日新推出的会员服务,要么会员用户每月支付5元,智能快递柜免费保留7天,要么非会员用户只享受12小时免费保留服务,超时部分,每12小时收取0.5元费用。就是这五毛钱引发了一场舆论混战,于熟悉互联网模式的人来说,或许早有心理准备,但于普通人而言,这突如其来的收费则难以被接受。不出意外,我们可以判定,丰巢这次是绝不会妥协的。原因就在于,当用户与丰巢隔空开战时,一个消息被忽视了。5月5日晚,顺丰控股发布了一份公告,内容涉及丰巢系与速递易的收购交易。如果按照当前的方案,一旦交易完成,国内最大的两大快递智能柜企业将合二为一,并由丰巢系主导。据媒体报道,新丰巢的市场份额近70%。这也就不难理解,丰巢为什么可以傲娇的喊出“你可以选择不用”!如果再深入探究,5毛钱背后的利益格局超出想象。顺丰的战略布局、最后一公里的争夺、电商的角力、快递的行业变革等等,都可以从中找到影子。“最后一公里”之战2015年,顺丰联合申通、中通、韵达三大快递公司和物流巨头普洛斯成立了丰巢科技,随后智能柜开始出现在全国的各个小区。彼时,顺丰占比35%,申通、中通、韵达各占20%,普洛斯占比5%。一个行业中,同行难得如此团结。同一年,另一个阵营同步诞生。阿里旗下的菜鸟网络联合中国邮政、圆通、百世汇通加大力度布局菜鸟驿站,以实体自体网点的业态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单从成员来看,可谓泾渭分明。需要注意的是,当年,成都有一家上市公司推出的速递易智能快递柜已经在全国耕耘了3年多,扩张到79个城市,布放网点超过3万个。之后的故事,基本就沿着这三条线演绎。不到两年,最初的格局就出现第一次大变化。2017年1月份,丰巢进行了A轮融资,钟鼎投资、鼎辉投资等风投机构入场,原股东追加。但值得注意的是,本轮融资中,中通并未增资,申通2亿元的认购权只行使了一半,也就是1亿元;另外,钟鼎投资与普洛斯有着直接关联,普洛斯的CEO梅志明是钟鼎投资的创始人之一。2017年6月份,菜鸟与丰巢爆发了互相封杀大战。仅仅被爆出一周后,菜鸟迅速投资了速递易,而中国邮政和复星也在较早时间成为速递易的股东。明星巨头的加入,很快使得速递易和丰巢成为智能快递柜市场的两大玩家。事情远不止于此,阿里与菜鸟一边推动菜鸟驿站的扩大,一边入股速递易,还腾出一只手不断挖丰巢的墙角。到了2018年,通达系全面撤出丰巢,投入阿里阵营。2018年1月份,丰巢进行B轮融资,申通、韵达全面转让全部股权退出,而中通在此之前已全部出清。同年5月份,申通、中通和韵达同时发布公告,宣布对菜鸟驿站进行增资,其中中通获得菜鸟驿站大约10%股权。之后的故事也顺理成章,阿里系相继投资了通达系成为其股东,至此,通达系全面倒向阿里。而B轮融资后的丰巢,基本成为了顺丰系的独角戏,顺丰关联公司的持股比例超过70%,其余股东除了普洛斯有一定的业务协同外,基本以风投和持股平台为主。相比菜鸟驿站股东之间的业务系统,丰巢显得势单力薄。新丰巢举起镰刀丰巢的翻盘或许就在最近。5月5日的公告显示,丰巢开曼的子公司丰巢网络与中邮智递(速递易的运营主体)及其股东签署一揽子交易协议,中邮智递原股东中邮资本(中国邮政全资子公司)、三秦控股、浙江驿宝(菜鸟子公司)、明德控股等减资退出,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开曼的全资子公司,但原股东可以认购丰巢开曼的增发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在丰巢吞掉速递易的同时,阿里系全面撤出,工商资料显示,代表阿里的浙江驿宝法人已变更为中邮资本的子公司。从阿里的风格来看,无法控股的企业不太会进行大规模的整合,速递易的插曲或许只是一场财务投资或者战略防守,真正的武器还是菜鸟驿站。通过一些列资本运作,顺丰系成为当之无愧的智能快递柜霸主,媒体报道,截止到目前,全国共有40多万组快递柜,其中丰巢投入18万组,占比44%,速递易投入约10万组,占比约25%。至此,快递“最后一公里”的战场上,由三足鼎立变成顺丰新丰巢-阿里菜鸟驿站两阵对垒。新丰巢现在的局面是,联手国资(并且是与快递管理部门直接相关的国资),拥有市场近70%份额。或许这就是丰巢不顾用户反对而坚持收费的最大底气。新丰巢举起镰刀的另一大原因或许与顺丰也有着直接关系。我们先来看看丰巢的股东背景,在收购速递易之前,企查查数据显示,丰巢最大的股东是深圳玮荣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6.07%;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0.29%;深圳明德控股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2.28%;深圳市丰巢科技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股比例为5.87%。穿透去看,深圳玮荣的控股股东为明德控股,明德控股还是上市公司顺丰控股的控股股东;明德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和法人是顺丰创始人王卫,;顺丰投资则是顺丰控股的子公司;丰巢科技合伙企业则是一家员工持股平台。简单说,就是王卫的明德控股通过对深圳玮荣、顺丰控股(子公司顺丰投资)的控股以及对员工持股平台的控制,实现了对丰巢的控制。不难发现,在这一连串公司里,唯有顺丰控股和丰巢是实体业务,即产生现金流和利润的业务,其它皆带资本属性。因此,顺丰能够举起镰刀的空间也只有两大实体产业。丰巢变现迫在眉睫2019年,顺丰控股的财报并不亮眼。顺丰控股去年全年营收1121.93亿,同比增长23.37%;归母净利润57.97亿元,同比增长27.23%。但是,净利润中非经常损益项目占比很大,按照财报的计算方式,剔除这部分,净利润不升反降0.08个百分点,毛利率则下滑0.5个百分点。顺丰控股将原因归结于人工成本上升、科技投入加大、快递均价下滑所致。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快递市场,顺丰2019年的快件量实现了28%的同比增速,但票均收入却下降5.67%。这与市场的确有关系,据邮政部门数据显示,快递平均单价以连续数年下降,近三年就从12.37元降至11.80元。从收入结构来看,时效、经济快件依然占据了高达74%多的比例,也就是说快递业务目前支撑着顺丰控股在新业务方面的开拓(比如冷运、医药、同城、供应链等),以及为科技投入源源不断的输送血液。而快递市场,顺丰的优势也在不断缩小。从订单量维度来看,2019年顺丰不到8%的占比低于申通的11.6%,圆通的14.4,韵达的15.83%。顺丰的优势在于客单价高,但逐年降低的均价将逐步侵蚀这一优势。而出现这一变化的背景则是通达系在电商领域的一骑绝尘,与阿里的深度绑定,以及拼多多的崛起,使得电商订单向通达系倾斜。因此,对于顺丰系而言,无论是应对当下的困境,还是布局新业务,都需要减少亏损,增加现金流。财报显示,旗下的物流园已经开始资产证券化。而除了资本运作外,实体业务也需要争取更多的现金流,最起码也要减少烧钱的程度。而丰巢显然是一项需要尽快止血的业务。快递柜亏损多少?看看当年的速递易就知道了,一度差点拖垮三泰控股这家上市公司。丰巢披露的经营数显示,2017年亏损3.85亿;2018年前五个月亏损2.49亿;成立五年来亏损总计20亿。如果再收购速递易,恐怕亏损将继续扩大。梳理完丰巢的发展之路,我们不难看出,丰巢此次向用户收费已经没有退路,所有的抵制都无法撼动商业逻辑。

2020年05月13日 13:56